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二十二章 住校

作者:雨墨下的离殇|发布时间:02-05 18:18|字数:2810

天空像是被蒙上了一层薄雾,看得到些许光点却又看不清远处的景物,你就安静的站在我的视线里,但是我却看不清晰,擦肩而过的那瞬间你的发梢拂过我的脸颊,一股淡淡的清香冲击着我的嗅觉,我想伸出手拉住你的那刻,你已经走远了,只凭着那份感觉我就敢肯定那个人是你。可是现在,就算雾散了我也觉得眼前的人不是你,那种感觉那颗心早就有了变化......

陌语在窗前看着左冰奕家的窗口紧闭,似乎自己真的彻底离开了属于他的世界,就像他说的那样,虽然是她自己做的选择,她知道这一次错了,知道自己会后悔一辈子。

有些时候,由不得自己做出选择,明明知道是错的,明明很心痛还要一无反顾的错下去,都以为这样会对彼此好一些,可是自以为是的舍己为人其实让对方更痛苦,更加的不公平,只是把自己认为对的附加给别人也不管他是不是愿意去接受你所谓的好意。这样看来感情更加自私。

是不是我真的错了,我也想要能够呆在你的身边,陪伴着你,但是我已经配不上你了,或许真的是我们没有缘分吧。

陌语咬着嘴唇,滚烫的水珠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流进脖子里,她泯了泯嘴角感觉到一丝苦涩。以前总听别人说眼泪是苦涩的现在觉得里面还有点淡淡的酸涩。

陌语擦擦眼泪推开门走了出来,手背上湿漉漉的,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在厨房拿着生满锈迹的刀熟练的剁着,他的手生满了茧。

她的眼神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生怕被他发觉。

“小陌啊,饭等会就好。”那个男人回过头来露出一个笑脸,眼角的皱纹都堆在一起。

她用手捂着嘴跑进房间,像是积压的以久的情绪瞬间爆发,那个男人老了很多,有时候她觉得那个男人很孤独,自从王小利走了之后,那个男人再也没有提起他新的感情生活,只是努力的工作,常常出差,一走就是几星期,他说要给她最好的生活,他说她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左冰奕在被窝里翻来覆去,整夜未眠,他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只能形同陌路,他只感觉到一阵阵心痛。

“起床了,多大人了还要别人叫。”左逸晨一脸抱怨的样子,一边偷笑着揭开左冰奕的被子。

一股冷风刺激着左冰奕的大脑他下意识的抓了抓被子,却抓了个空。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皱着眉头一脸烦躁的样子,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左逸晨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干嘛,大清早的掀我被子,我不是说了吗,没我的允许你不许进我的房间。”

“干嘛,又不是没在一起睡过,怕什么,真是的。”

左逸晨看着他光着膀子的样子眼睛不由得移到他的身下被撑了起来,他轻咳了两声:“咳咳,我说你注意一下好不好,小兄弟都站起来了,哥,你不会喜欢我吧,我的天,太恐怖了。”

左冰奕脸不由得烫起来,扯过被子,没好气的说:“看够没,你不知道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么,我可对你没兴趣,以后不许随意进我的房间!”

左逸晨走到床前,手伸进被子里寻找着什么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左冰奕,左冰奕也感觉到自己的领土被侵犯了,一把抓住他的手,大喊到:“你个臭不要脸的,是不是欠收拾。”

“别打我,哥,你说你怎么发育的那么快,貌似尺寸又大了好多,人家好自卑。”左逸晨嘟着嘴卖萌。

“卖萌可耻,滚出去。”左冰奕拿起手边的枕头扔向左逸晨。

我去,还不让人说,太阳晒屁股都不起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到现在还没有被饿死的,左逸晨撇撇嘴走到门口对左冰奕吐舌头。

左冰奕摸出枕边的手机看着镜子里满脸胡渣的自己,散发着不一样的气息,就要转变成男人不再是小男生,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他可以做很多事不再被束缚单同样的他也有了更多的责任,需要他一个人去面对,他想了很多,却没有想到命运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左冰奕不喜欢周末,他却只能站着窗口期盼着那个女人会回来,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直到那个叫李欣的女人出现在他的家里,他直到她再也不会回来了,所有的憧憬就像是水晶球掉在了地上,碎的捡不起来。

也是这样一个周末,左冰奕对自己最喜欢的人冰冷决绝的说:“我宁愿没有认识过你!。”他的心碎了,他知道这句话意味着十几年的的情谊就灰飞烟灭了,他知道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让彼此痛苦,但是他更知道陌语不能再那样下去了,他以为这样会让她清醒,然而都只是他以为。

左冰奕梳洗好下楼准备吃饭,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有时候他觉得这不是一个家更像是一个旅馆,除了休息吃饭的时候给他提供基本的生活需求,没有一点家的味道,只有左逸晨能让他感觉到一点亲人的气息。

“哥,我说你真够墨迹的,不会是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左逸晨用手捂着嘴偷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左冰奕瞪大眼睛看着他没好气的说:“你是不是欠收拾。”

“逸晨,说什么呢,跟外人还有说有笑的。”李欣的话里带着刺。

左逸晨的情绪瞬间低落了下来。

“妈,再怎么说他是我哥,你怎么能这么说。”

“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哥哥出来的,我可只生了你一个儿子。”

左冰奕牙咬的紧紧的。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要你为这些年对我们家庭的伤害付出代价。

“这些年你怎么对哥的我都看在眼里,你以为我真的不懂么,都是我们才破坏了人家的家庭,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那么理直气壮的。他也是爸爸的儿子。”

李欣放下手中的东西看着左逸晨为左冰奕打抱不平心里气急了。

“我破坏别人的家庭,他是不是左震的儿子还有的一说呢,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养你这么多年不是让你帮别人数落你妈的。”

“好好好,你养了我,我现在就是不想看着你继续错下去。”左逸晨气呼呼的。

“错?我做什么还轮不到来教训我。”

像是这样带着刺的话语他已经听了太多太多,免疫力就像一个过滤器直接屏蔽掉所有的伤痛,可是在黑夜里他还是会梦到七年前的那个夜晚,看到一个小男孩无力的哀求,哭的满脸泪水。

吃饭的时候,左冰奕只想早点吃完回房间,他不想再跟李欣有什么冲突,至少现在他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还击。

李欣放下筷子跟左震说:“你看,现在冰这么大了,要不让他住宿吧,也方便学习省的来回跑的辛苦。”

“怎么突然想到说这个了?”

“这不现在他上高中了吗,学习紧张,以前跟你提你说他年龄太小,我看现在正合适。”

左逸晨听到就不高兴了,大嚷着:“什么,让哥住宿,他去我也要去,我要跟他在一起。”

左震心知肚明李欣的意思,他不喜欢这样算计,也不想多事笑着敷衍说:“那也好,刚好锻炼锻炼自己,你们兄弟感情那么好,那你们就都住宿吧,反正我平时不在家你们也要上课。”

李欣听到他这么说就不愿意了:“我说,逸晨还小,就住家里吧。”

“谁说我小了,我都长大了,我不要住家里。”

李欣听他这么说气的脸都绿了,放下筷子自己回卧室了。

“那我帮你们办好住宿手续你们就去学校住吧,生活费我会按时打给你们。”

吃完饭左冰奕躺在床上看着这个呆了十几年的房间还有些舍不得,左逸晨倒是对新环境充满了好奇。

你说,会不会宿舍晚上有鬼啊,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子背靠背。

你说,舍友晚上会不会磨牙打呼吵的我睡不着怎么办。

你说,宿舍床那么小我会不会半夜掉下来。

你说......

你好烦啊,首先不会有鬼的,你那么烦人鬼都被你烦死了,其次你的舍友不会吵到你的,你半夜磨牙打呼都是常事,还有你住上铺的话掉下去试试。我说,你想象力这么丰富不去写小说可惜了,脑子里面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

作者说:

以为没人看了,懒癌有点严重,昨天有宝宝催更,先写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