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一章 没人告诉我 这是故事的开始

作者:柚姜|发布时间:04-13 23:11|字数:9921

“我秦舟舟,终于考完了!”这九个字因为秦舟舟的大喊,就要冲破天空,寻找太阳去了,引得走出考场的同学们纷纷侧目,可是秦舟舟可不管这些,中考后的寒假才是她的最关心的,是要去迪拜挥金如土呢?还是要和吴彦祖谈恋爱呢?实在不行,去南极看看企鹅走路也不错啊。

然而她还是想太多了,大考过后只剩下无所事事了,但是秦舟舟可不是会对无聊屈服的人,别看她粗糙,可是有一颗火红火红的文艺心,决定去做一些有利于建立斯文形象的事情,考虑的结果是去个书法培训班,过年还能写个春联,贴在家门口,多喜庆。

那时秦舟舟还不知道,当时因无聊而起的念头,却让她本应该无聊的年少时光,都被一些说不清的思绪塞满,不留一点儿空隙。

每写一个字,秦舟舟都能陶醉一次,当然这种状态,只持续到第二月。第二月的时候,车池出现在她的对面,自然地在宣纸上写下“上善若水”四个字,毫不留情的和秦舟舟的鬼画符形成了鲜明对比,导致秦舟舟一面骂骂咧咧,而另一面,如果把秦舟舟的内心独白写成文字,可以打印出贴满教室的A4纸,全写着自己的崇拜之情。

对于这个小王羲之,她可不打算放过,谁知道她秦舟舟得到高人指点后,书法水平会不会一飞冲天呢?抱着自己的小算盘,开始了自己死皮赖脸求拜师之路。让秦舟舟没想到的是,这条路居然很顺畅,这倒不是她自己多有魅力,而是车池天生就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

他们一起走在路上的时候,车池碰着小猫小狗,都会多看两眼,要是遇见婴儿车里的小宝宝,他就忍不住要逗小宝宝,惹得小宝宝直笑。有一次,车池教秦舟舟写字,车池示范的字颜筋柳骨,而秦舟舟因为毛笔蘸了太多墨水,老是写的糊成一团,气的要撕纸,跺着脚的发脾气,车池也不气,就在旁边笑,秦舟舟越气,车池越笑,而车池越笑,秦舟舟越气,对着车池瞪着眼,一副看你要笑多久的样子,可是对着在阳光中笑得如此灿烂的男孩,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就破了功,场面就变成了两个神经病因为一点小事,对着对方一直笑得不停。

自从有了这么好脾气的小老师,秦舟舟还是有一点进步的,但是当秦舟舟写的像模像样的时候,也是暑假结束的时候。幸好,有时候结束也代表一个新的开始。

当秦舟舟推开教室的门,见到车池,秦舟舟就开启了舞台剧的模式,两步并做一步的冲到车池面前“王羲之,你怎么在这里!我是见鬼了吗?”车池用手指头戳了一下秦舟舟的额头“我又不是一面镜子,你怎么会见鬼了呢?”秦舟舟脸已经彻底笑成一朵花了,这朵花还为自己选择一个好位置,坐在第三排,可以避免被老师的口水喷到,又方便认真听课。还对车池进行软磨硬泡,非要他坐在她的斜后桌,不坐正后桌的是因为那个位置,被人早早抢了先,惹得秦舟舟在心里暗暗骂了两声。

原本打算坐在最后一排的车池最后还是不忍拒绝,他没有想到,没有拒绝可是有后果的。后果就是秦舟舟每逮着课间,就要转过身,对着斜后桌的车池唠唠叨叨的个没完。

车池一直好脾气的听完她的抱怨,扯皮。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是车池,当秦舟舟还是和以前一样,正找车池说着没头没脑的闲话,突然林子砚没好气的三个字“你很吵”,直接把秦舟舟的话打断了,也把她给惊着了,直接愣住了。

林子砚,在秦舟舟脑子里,就是一个头长在了课桌上,就是一大头浓密的头发,因为每次看见林子砚的时候,他几乎都趴在课桌上睡觉,秦舟舟想,自己确实打扰到了正在睡觉的人,出于心虚又想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只能弱弱的说一句“可是,现在是下课时间”,林子砚并不理她,只是甩给她一句“就是很吵!”,扔下尴尬的场面,继续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车池看着一脸难为情的秦舟舟,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示意她去走廊透透风。夏天的校园,蓝的好纯粹,不夹杂着一点点乌云,可是秦舟舟的心情就不一样了,乌云汇集起来,下着好大的雨,幸好有伞,可以遮挡,而车池就是那个打伞的人。

车池在她的脑门上轻轻拍了一下:“你别往心里去,下次小声一点就行了”秦舟舟硬挤出笑容:“嗯,好,我下次小声一点”,车池知道,秦舟舟从小被家人宠到大,受不得委屈,一点小事就可以让她别扭好久,但是也是处处为人着想的人,打扰到林子砚是她不想的,车池捏着秦舟舟被太阳照的红红的脸:“大小姐,别不开心了,放学请你喝奶茶”,秦舟舟:“请我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车迟:“我请你,你还有条件?”说着做出一脸诧异的夸张表情,而秦舟舟不打算停止她的耍赖“以后放学我们约呈乙一起走好吗?”,车迟:“这算什么条件呢?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啊”,秦年年:“车池,你都不知道,呈乙她有多好”车池一听,就要逗逗她:“有多好?和你书法字一样好吗?”说完,自己就先乐个没完。

秦年年攥起自己的小拳头,就要朝着车池打去,可是就她那个小身板,车池不用出什么大招,一会儿就把他给制服了。秦舟舟打不着车池,只能愤愤的想,车池这把雨伞居然会漏雨。

还有一件事也没让秦舟舟想到,当他们开始三人行之后,秦舟舟会被他们俩落下,她也不能怎么样,只好在心里一遍遍地骂着车池“重色轻友”。

不过认真想想,车池和呈乙如此合得来是秦舟舟早就预料到的,呈乙是秦舟舟的同桌,她们一桌正好一静一动,对比强烈,呈乙一看上去就是乖乖女,就差没在她面前放一把琴了,文文静静的样子就像草原上的一片云,这片云身上恬静的气质让秦舟舟第一眼见到就喜欢了。

而呈乙自从开学和秦舟舟做同桌后,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帮助秦舟舟学习,学习处事和车池一样耐心细腻,而且都心性善良。秦舟舟能在呈乙身上看见车池,也能在车池身上看见呈乙。

可是就因为两个人性格太像,都不是主动的人,所以他们开学以来,两个人的交集可以数的过来,秦舟舟一心希望自己喜欢的两个人可以互相认识,三个人可以一起玩耍。既然他们俩不主动,只好她当这个主动的人了。

而如今呢,是秦舟舟插不进他们的话题,车池和她的交流一直只停留在打打闹闹上,而车池却像大人一样和呈乙谈论着她听不懂的话题。而呈乙,也活泼了许多。

有时候,秦舟舟被说的兴起的两个人落在后面,看着两人的背影,分明写着“郎才女貌”四个大字,秦舟舟心里不免有些酸酸的,她开始不明白了,这个感觉分明是吃醋。可是她是在吃谁的醋呢?是在吃车池的?还是在吃呈乙的?又或者只是自己不喜欢被忽略而已。好在秦舟舟自愈能力超强,一会儿又和他们俩嘻嘻哈哈个不停。

呈乙偶尔学习累了,也会和秦舟舟讨论自己喜欢偶像,一提到偶像,秦舟舟就好像打了鸡血:“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人呢!”,车池凑了过来:“你们在聊我吗?”,秦舟舟不客气的说:“这位同学,你先把你的刘海剪剪好吗?我再看看,要不要试试说你帅气”,车迟:“不觉得这样很酷吗?”,秦舟舟:“你再恶心我,我就偷偷在你睡觉的时候给你的刘海夹上粉红色的发夹”,车迟:“动不动就威胁别人,可不可以像呈乙学学呢?”车池以为秦舟舟会反击他,他就可以接着逗她了,没想到秦舟舟听到这话,瞬间就不理车池了,任凭车池怎么逗她,她都不愿意搭理。

呈乙看着这两个冤家,觉得有趣“舟舟,别生车池的气,生气的话漂亮的脸蛋容易老”,女生最不经夸自己漂亮了,秦舟舟快要高冷不下去了,被车池的一句“不怕,我们舟舟老了也漂亮”弄得彻底不生气了“车池的这个评价很客观嘛”,秦舟舟想,这种甜言蜜语的话,要是从其他人口中说出的话,一定假假的,可是从车池口中说出,心里都是甜蜜蜜的,止不住轻飘飘的。

如果说能让秦舟舟觉得甜蜜蜜的是车池,那能让秦舟舟觉得痛苦不堪的就是考试了,其中出排名是最生不如死的了。呈乙的排名自然名列前茅,车池正好卡在中间,不过车池从不把排名放在心上,只可怜秦舟舟,倒数第二,幸好林子砚跟在她后面,不然秦舟舟就要一个人丢脸了。不过很快秦舟舟就发现林子砚和车池一样对成绩漠不关心,这可伤到秦舟舟的自尊心了,因为只有她一个人这么在乎成绩,成绩却一点都不爱她。

一个班的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的缘分是最剪不断理还乱的,在成绩出来不久,秦舟舟和林子砚就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进行了漫长的思想教育,究竟有多漫长,就是秦舟舟走出教室的时候,已经头晕脑胀了,脑子里都是老师的教育教导。

而林子砚倒是极为淡定,在经历了这么丢人的谈话后,还能两手插兜,走路带风,好像一心要成为焦点似的。

当然这也不是林子砚故意的,谁叫他长着一张招人注意的脸。这张精致脸,就算配上邋遢的校服,还是没有办法掩盖,对正值青春的女孩来说,这就是叛逆早恋的最好理由。

只有走在他旁边的秦舟舟,非但没有感受到林子砚的魅力,反倒因为走在这么高的人旁边,感到莫大的压力。

但是两个人既然是前后桌,此时又偏偏走在一起,这样沉默着实在是太尴尬了,林子砚是不可能主动开口的,只能秦舟舟主动了:“谢谢你呐,林子砚”,林子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分明写着‘莫名其妙’四个字:“谢什么?”,秦舟舟:“如果不是你,我就要倒一了,你以后考试不要请假哦”,林子砚这回可面无表情,什么字都没写。

秦舟舟觉得自己可真不是会开玩笑,缓和气氛的主,正要放弃努力,让这气氛就这样一直冷下去就算了。结果林子砚回了一句:“如果我考试不来呢?没有成绩,不还是倒一,应该是我希望你不要来吧”,秦舟舟:“我倒是希望考试请假,可是想不到可以骗过老师的理由,而且不能每次都请假”秦舟舟说着,居然有点伤心起来。

林子砚难得说话不带刺:“对啊,不能每次都逃避”,轮到秦舟舟没好话了:“那你还睡觉呢”林子砚瞬间板着脸:“睡觉怎么了?我困还不行吗?”,秦舟舟坚持自己:“可是我觉得睡觉也是一种逃避啊,逃避学业,逃避人群,逃避吵闹”,林子砚已经丝毫没有想理秦舟舟的意思了,直接把她落在后面了,自己一个人回去教室了。

秦舟舟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只想大家都像车池那样多好啊。

是不是事情有一个开头,就不免接二连三呢?原以为只是路过的人却歇息在了亭子里。原以为不再有交集,却不免牵绊。

晚自习实在太安静了,似乎暗示着在这里不学习就是罪过,所有人都做着正确的事情,却不包括秦舟舟,她已经习惯每天的第三节自习课偷看课外书了,在紧张的高中学习气氛中,其他人会觉得这种浪费时间的做法太奢侈了,而秦舟舟倒是自我安慰,反正看课外书也是一种学习嘛。

秦舟舟看毛姆的《面纱》正到精彩处,突然感觉到有人拿笔戳她的后背,这可稀了奇了,她的后桌是林子砚,他好端端的戳她背干嘛!等她惊讶完毕,她已经做完了转过头,一脸诧异的盯着林子砚,再转过头的,写纸条的一系列动作:“干嘛?!”,林子研:“书借我”,秦舟舟:“为什么?给个理由”,林子研:“因为你看不懂”,秦舟舟:“。。。。。。”。

秦舟舟懒得搭理他,可是过了许久,林子砚的字条又来了“你就借我,借我就告诉车池喜欢谁”,这好像是一个让秦舟舟无法拒绝的条件,她知道林子砚和车池虽然各方面截然不同,却是亲密无间的好兄弟,稍微腐一点的女生,都会在脑内进行不可描述的想象,所以林子砚知道车池喜欢谁,这也是正常的事。

而秦舟舟对车池的心思可能只有车池不能察觉到了,估计早被林子砚看在眼里。秦舟舟只好把书借给了林子砚,可是这个坏小子却不愿意马上告诉秦舟舟,非要等到把书看完,免得看到一半,被秦舟舟抢了去。

任凭秦舟舟心里急得不行,却也只能强装平静,耐心等待了,然而三天过去了,秦舟舟还在等林子砚把书看完,秦舟舟觉得自己实在等不了了,已经把耐心用完了,恨不得揪住林子砚,把他打一顿。

晚自习下课后,秦舟舟拉着林子砚就往草地上走,这一举动,虽然没把林子砚吓着,但是把他的好奇心给引了出来,显然他已经把答应秦舟舟的事情给忘了。秦舟舟不顾周围女生不怀善意的侧目,硬把林子砚拉到了草地上,单刀直入地问“车池,他到底喜欢谁?”月光下,让面前这个原本在白天时无论是个性还是长相都有分明棱角的男孩,显得温柔了几分,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他却意外的闪亮,林子砚确实是好看的,也因为好看,在他一本正经的说出“车池,喜欢的是我”的时候,作为颜狗的秦舟舟才没有把他脸给抓花了,只气鼓鼓的留下一句“神经病!”就丢下林子砚一个人在偌大的草地上。

她不知道的是,林子砚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一阵凉凉的风吹过,突然有了那么一点的孤独,这可不像他呀。

秦舟舟再见到林子砚是在一个月后了,林子砚错过了在期间的月考,而秦舟舟的成绩虽然比上次更见不得人,但因为倒一的林子砚没参加考试,成绩都是零分,所以她依旧稳坐在倒二的位置上。秦舟舟原以为缺少了林子砚,是无关紧要的,可是林子砚的再次出现,还是让自己暗地开心,之前的生气早就抛之脑后了。

虽然林子砚还是一下课就与课桌同眠,但是秦舟舟还是找到机会和林子砚搭话:“林子砚,你怎么啦?生病了吗?为什么请假这么久呢?”,林子研:“读你的书”,秦舟舟:“我的书你还没还我,我怎么读啊?”林子砚没话说,把课桌翻了一个遍,却没有把书找到,粗暴的丢了一句话给秦舟舟:“没了,下次我赔你一本”,秦舟舟看出林子砚现在就是一个炸药包,一点就着,也就不再和他搭话,可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林子砚消失了一个月多月。

秦舟舟原以为车池会懂,然而车池也不知为何,最后居然是呈乙告诉她,林子砚的兄弟因为飙车引起了车祸,造成了重伤,呈乙的爸爸正是主治医生。年少轻狂造成不幸,家人不但要承受看着亲人伤痛的痛苦,还要承担巨额的医药费,人祸来的太快太残忍,然而事到如今已不能责怪病人。

呈乙的爸爸在家里对呈乙说“可怜的一个孩子,和你一样大的年纪,现在能保住命就算很不错了,就算勉强保住,以后也只能在病床上了。”林子砚为了他兄弟的命,不顾老师的劝阻,家人的责罚,旷课了一个多月,不停的想办法筹钱,可是他一个普通高中男生,筹到的钱就像把石子扔进井里,连一个响声都听不见。

事情终究没有变得美好,他的兄弟永远停在了16岁,而林子砚的16岁不得不继续,他应该回到学校,毕竟这是容纳生命最美年华的地方。

人祸离秦舟舟这么近还是第一次,她知道命运有时候就是无法抵抗,为了自己兄弟抵抗命运的林子砚很帅气,却也无能为力的让人心疼,也许她应该重新认识一下林子砚了,也许他并不像表面看上去无所畏惧,恰恰畏惧才喜欢隐藏。也许他和其他人一样善良,只是不愿意将良善一面轻易示与他人罢了。

当林子砚把书还给秦舟舟的时候,秦舟舟掏出了另外一本毛姆的《刀锋》,林子砚不明其意:“什么意思?”,秦舟舟:“我家里的书太多了,《面纱》我不要了,送给你,哦,还有这本也送给你”,林子研:“不需要,拿回去”,秦舟舟:“拿回去也是堆灰,你就帮我解决掉吧,家里课外书太多,我爸爸老是骂我不爱学习”,林子研:“行吧,你求我”秦舟舟想,这人怎么和她在车池面前时一样厚脸皮,得了便宜还要给便宜的人求他。

秦舟舟最后还是敷衍求他了,以免这样拉扯下去,真得后悔自己想要重新建立自己和林子砚关系的念头了。秦舟舟听妈妈说过,情分就是在你欠我,我欠你的一来二往中产生的,也许真能缓和关系也不一定啊。

林子砚也不是一个会亏欠他人的人,在草地上戏弄了秦舟舟,秦舟舟却送他两本书,虽是小恩小惠,可还是得回报一下的。可是林子砚回报的方式与众不同,让秦舟舟感觉承受不起。

每次数学课,数学老师像演唱会的歌手一样,和台下的观众们要进行一个互动,林子砚每次都热心推荐秦舟舟这位幸运观众,这位幸运观众每次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这倒不是她有多开心,而是她是在不懂答案是什么,该选哪个选项。

林子砚还非得在后面提醒选择哪个选项,当然这意味着秦舟舟又可以排除掉这个选项,四分之一的正确概率变化了三分之一,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秦舟舟每次都能避开正确答案,赢得地中海数学老师白眼一个。

秦舟舟都不知道找林子砚算过多少次帐了,林子砚每次都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是在促进你的学习,多多回答老师的问题,你每次回答完,是不是对这题映像更深刻了呢?”,秦舟舟:“对啊,是更深刻了,对题深刻!对丢脸更深刻!”

秦舟舟的怒吼对林子砚构不成任何的伤害,倒是林子砚随便秦舟舟骂什么,都以一脸坏笑应对,看戏一般,把秦舟舟衬托成了不会数学题,还只会骂骂咧咧的傻瓜蛋,对秦舟舟造成了极严重的伤害,这不是一杯奶茶就能哄好的事!

秦舟舟气鼓鼓的持续到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之后,她的成绩有了明显的提高,特别是数学成绩,提高的不止一点,其实这也不是多光荣的事情,因为秦舟舟之前的成绩实在太差了,所以要提高实在容易,谁叫咱起点低呢!像呈乙的进步空间就不大,都那么优异了,还能怎么进步呢?

这个成绩意味着可以过一个好年了,她想马上打电话给车池。可是一想,这次成绩提高,林子砚,功不可没,没想到他那招还真有用,数学考试的那些选择题,都是如此的熟悉,换汤不换药而已,很容易就把藏起来的正确选项给抓出来了,还是打给林子砚吧,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音:“喂,你是?”,秦舟舟:“林子砚啊,我是秦舟舟啊,上次你不见的时候,我问车池你的号码,可是那时候你没接。。。。。。”,林子研“啰嗦,挂了”,秦舟舟:“别挂,别挂,我是来告诉你我成绩考的很好哦”

没想到,电话那头居然传来了笑声:“来炫耀成绩?刺激我的?”,虽然话很刻薄,但是语气确是很和善,有点像逗小孩的语气,秦舟舟对这样温柔的林子砚倒是不讨厌:“不是啦!我是来谢谢你的,要不是你,我的数学成绩也不会进步的这么快”,林子研:“出息了哈,行了,不用客气,我也只想看你出丑的样子”,秦舟舟:“我知道你不是的,你不要掩饰啦,明明就是在帮我”,林子研:“说完没?说完挂了?”,秦舟舟:“你先挂,我不喜欢先挂别人电话”,林子研:“不好意思,我这脾气上来了,我就不挂”

秦舟舟一脸无奈:“行啊,不挂就不挂嘛,咱们接着聊,你告诉我车池喜欢谁呗”,林子研:“其实你早就看出来了,不用我说吧”,秦舟舟:“你不会又说你自己吧”,林子研:“当然不是我,我又不是两个字的”,秦舟舟:“好了,你不用说了,提前说一声春节快乐!再见”。

秦舟舟挂电话的时候是如此的慌张,每当查成绩的时候,秦舟舟都很害怕是不好的成绩,可是啊,她今天知道,还有比成绩差更难过的事情,成绩差只是否定了她的学习,车池喜欢其他人,好像是否定了她这个人,无论自己如何优秀,爱神也只会让车池喜欢两个字的呈乙,更何况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值一提呢,喜欢上车池是一件自然不过的事情,正值青春的少女可能因为一个笑容,一件白衬衫,一句善意的话语,就将少女心思都放在它的主人身上。

车池的一切都吸引着秦舟舟靠近,虽说两人之间只有平平常常的交流,普普通通的接触,没有发生言情小说的狗血桥段,车池对秦舟舟的好,也只是出于自身的绅士品质,没有夹杂着秦舟舟想要的情感,秦舟舟明明知道如果是其他人,车池依然会温柔对她,可还是不像离开带给她温暖的地方,要说有没有后悔让车池和呈乙认识,没有一点的话,是不可能的,可是就算不是因为自己,因为其他人,其他事,其他原因,车池和呈乙最后还是会认识吧,车池最后还是会喜欢上呈乙,就像秦舟舟会喜欢上车池一样。

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而且却越来越耀眼,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就像你在橱窗里看见一件自己无法拥有的衣服,因为你撑不起这件衣服,价格也不是你可以考虑的范围,你仍然执着的想要占有,赞了许久的钱,却发现衣服一直在涨价,而自己的钱却没有增值,到底是该怪衣服太贵,还是该怪自己不争气呢?

开学再见到车池,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因为车池剪了刘海,整个人比以前帅气清爽了几分,以前秦舟舟只觉得车池是个文雅体贴他人的人,不太关注他的外表,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车池长得这么好看啊。

车池以前的刘海长到都把眼睛挡住了,现在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的清爽,干干净净的脸庞,略带羞涩的灿烂笑容,再加上斯斯文文的气质,是高中文艺阳光小男生该有的样子。秦舟舟能看车池高挺的鼻梁看一整天,其实,她看车池的什么都可以一整天,除了车池的小虎牙,因为这和呈乙的小兔牙明显很配,都是可爱又无害,不,是有害的,害到了秦舟舟,秦舟舟看见就伤心,不过秦舟舟还是很坚强的,那些没事围绕在车池身边的女孩,还不得让秦舟舟崩溃。

林子砚倒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每当车池和呈乙聊天说笑时,他都会盯着秦舟舟发黑的脸,有女孩子三三两两在门外议论车池的时候,林子砚就会让原本没注意的秦年年看门外:“你看,你看,他们又来看我了,好烦!”,秦舟舟:“你确定是来看你的?”,林子研:“她们来看车池你会更开心?”,林子砚总能把秦舟舟原本黑的脸弄得更黑,她却毫无办法,这种惹人讨厌的本事,实在是让秦舟舟望尘莫及。

秦舟舟逮着只剩她和林子砚在教室的机会,就调侃林子砚:“我们都是喜欢车池的人,应该互相体谅,可不可以不要一直笑话我啊”,林子研:“这位同学,我哪有笑话你,我都没空理你”,秦舟舟:“你用眼神和表情了”,林子研:“好吧,我承认,以后不笑你行不行?”,秦舟舟:“行,你都看出我喜欢车池了,你告诉我,你喜欢谁呢?不要告诉我没有,大家都是这个年纪的人,这么会没有喜欢的人呢?”,林子研:“三个字”,秦舟舟:“哪三个?”,林子研:“不告诉你,你慢慢猜”,秦舟舟知道以林子砚的个性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只能作罢,何况他喜欢谁,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想知道只不过是因为八卦的心而已。

秦舟舟从来没有对车池发过脾气,之前所有的不开心都是希望车池哄她而已,而这次,她是真的在发脾气,她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当时心里很生气,很委屈,发完脾气之后又很后悔对自己喜欢的人生气,让他看见了最坏的一面。

为什么她对车池不是任性,耍脾气,就是生气呢,明明自己是想对自己喜欢的人展露微笑的啊,车池不喜欢自己不是他的错啊,为什么要对着他一脸不开心呢?

那天呈乙生病请假,所以这次秦舟舟和车池一起回家,就像他们之前一起一样。可是呈乙就算不在,还是存在在车池的口中,秦舟舟陪着车池去药店买药,听着他对呈乙身体关心。

秦舟舟不自觉的想着要是生病的是自己该有多好,这样车池就会多关心自己一点了。秦舟舟感觉自己还没来得及进入到车池的心,车池的心似乎就被呈乙占满了。

我不是他的那个她。

也许是秦舟舟的希望太强烈,车池终于不讲呈乙,换了一个话题,讲起了自己的好兄弟“舟舟,你有没有发现,林子砚现在下课都不睡觉了,一直盯着你看”,秦舟舟苦笑“他笑话我呢,不用理他”秦舟舟想像看电视换频道一样,换到自己和车池的频道,聊他们之间才有的话题,可是没想到车池的话,却让他们聊天的信号中断,“我觉得林子砚,他喜欢你”,如果这句话杀伤力还好的话,那加上车池的明亮的笑容就很大了。

秦舟舟难过的明白了,车池果真一点都不喜欢自己啊,如果他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怎么可能如此随意的说出林子砚喜欢自己的这种话呢?如果是对呈乙的话,车池就算是开玩笑也说不出口这种话吧。事实已经摆在秦舟舟的面前,已经不能再明显了,无法再自我欺骗了。

秦舟舟听到这话只觉得一股怒气冲上自己的脑袋里,等怒气慢慢消散的时候,车池的脸已经开始发白了:“怎么啦?发这么大的脾气?”,林子研:“你乱说话!我以后再也不想理你了!”秦舟舟不顾不知如何是好的车池,自己跑回家了,秦舟舟知道这样在车池面前一点不可爱,还显得很蠢,但是她就想把身后的车池,脑里的车池甩的远远的,不然真的会脑缺氧。

第二天,车池和秦舟舟之间破天荒的没有说一句话,林子砚和呈乙之间的交流都比这两人多,秦舟舟把和车池说话的念头都转移到了学习上,呈乙:“舟舟,听说车池又惹你生气啦?”呈乙声音温柔,就算秦舟舟是一块冰,也得融化了,秦舟舟:“没有啦,我没有生气哦”呈乙不解的问:“那我怎么听说呢?”,秦舟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又想对呈乙说话友善些:“我只是那时候来例假了,心情比较烦躁”,呈乙:“原来是这样啊,舟舟,其实是车池叫我来问你的,他怕你还生他的气,所以不敢自己问你呢”呈乙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承载着满满笑意。

秦舟舟知道呈乙是善意的希望自己与车池能够和好,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想着车池一定认为,呈乙是善解人意,体贴他人的人。而她是任性自我,不顾他人感受的人吧。自己和呈乙的对比是如此的明显了,这样的她,车池又怎会喜欢呢?这次的和好,秦舟舟想要主动示好,因为她不能让车池再迁就她了,这样只会让她更加依赖他的好,从而越陷越深。

可是,秦舟舟思来想去还是没好意思主动道歉,对不起三个字从未像现在这样难以开口,最后还是车池抢走了主动说话的机会“舟舟,你休息一下吧,我看你一直在看书,不累吗?”车池边说边自然地递给秦舟舟保温杯,像那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秦舟舟递过保温杯,打开后发现是红糖水,那一刻,秦舟舟知道自己对车池是逃不掉了。

就当没有那个小插曲吧,以后一定要对车池非常好,不要再发脾气了,她认命了,就算只能当车池的朋友,但是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也是很好的:“我不累,看见你,我就更不累了”,呈乙:“我是充电宝吗?还有让你不累的功能?”秦舟舟心里的声音说:车池,你比充个电厉害多了,你对于我来说就是太阳呐。没有你,是阴天,是黑暗,是长夜。。。。。。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刁蛮女友》,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