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一章 :他爱别人的样子

作者:苏青玉|发布时间:09-05 11:08|字数:1220

我冲出电梯,脚心扎着玻璃,顾不得钻心的疼,跌跌撞撞的对着那扇黑色木门扑过去:

“顾情生!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

五六个安保从安全出口冲了过来,他们扯着我,我发狠的咬到一人手上,那人高叫一声撒了手。

“你们谁敢碰我!”一吼,保安面面相觑退了一步。

“顾情生!给我个解释!为什么这么对我!”

“太太..不,倪小姐,总裁不在。”

“小姐?!”我哈哈大笑,疯子一般歇斯底里,保安更不敢动弹。

抬头盯着上方的监控镜头,弹出手中的蝴蝶刀,抵在脖子上。

右脚的疼,脖子上冷,抵不过心寒,摄像头转向我,我手链笑意厉声大喊: “顾情生!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我顾太太的头衔去掉了?我还是你合法妻子!若我死在这里,明天头版都会写你和小三逼死了发妻!以后你取的女人,将永远是后妻!屈居我之下!”

话音刚落,我身后的门一晃,清贵的男人靠在门边,冷冷的扫着我,他穿着我早上为他搭配的西装领带,嘴角翘着着,饶有兴味,他为我鼓掌,每一声响亮确充满讽刺。

邪气,轻柔的他喊我:

“倪倪。”

我一震。

曾经我赖皮的无耻的逼着顾情生这么喊我,而我没有一次得逞。

那时他总会抿着嘴蹙着眉不悦。

久而久之我怕极了他对我不屑的轻哼,这个称谓我没有再要求他喊我。

“倪倪,胡闹什么?”拿着刀的手一抖,顾情生趁我愣神时,一步上前。

格吧一声,我的手腕被他握在手心,一个反转。

刀子应声落下,可我尖叫的体会骨头错位带来的窜入四肢百骸的痛。

一个拖拽,我被顾情生扯进总裁室,门合咣当关合,阻碍了外人的视线,露出了他真实的厌恶,他像扔垃圾一样甩开我。

“情生,她,来了啊。”

婉转如溪流的女音窜进来,我的胸口像被人抓住,猛然抬眸,我对上女人那双笑非笑的精致眉眼。

顾情生利落转身,坐回沙发里,长臂一展把那抹白色柔弱裹进他的怀里。

女的娇小伊人,男的温柔清贵,似般配恋人。

总裁室只燃着落地灯,昏黄的光线把顾情生清雅的轮廓照得朦胧,那薄唇弯着轻松的弧度,那丹凤柔光肆意。

我见过他不爱我的样子,这是第一次见到他爱别人的样子。

“倪念,你来问你父亲被捕是不是和我有关?答案...呵呵,是的。是我告发的他。”

我的耳朵嗡嗡作响,眼前的一幕真像电影,我不可置信的摇头,张开嘴音调破了音:“为什么诬告?我爸不可能用孩子做试验!”

“倪念,我没那么无聊去诬告一个无辜的人...你父亲,他罪有应得!”

我垂着脑袋,眼泪糊了眼前的瓷砖脚面,我死命的捏着断掉的手腕,只有疼痛才能让我更加清醒,我的丈夫可以不爱我,可我没想他恨我恨到报复我:

“你我的恩怨,冲我来。是我喜欢你,我爸才去谈婚事...顾情生,想想办法,收手放过他...”

顾情生嘴角越咧越大,他大笑,是对我们三年婚姻的态度:“冲你来?放过他?”他挑起音调,挑眉低头改问他怀里的女人:“小雅,你说要不要放过倪镇平?”

陆雅...她回来了。

我第一次见到陆雅,美得精致又有着独立的艳。

顾情生的心尖人,顾情生因为家族联姻和我结婚,她一气去了英国,三年未回。

顾情生也惦念了三年,厌我又何止三年。

而我赤脚,断手,只剩狼狈。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这该死的爱情》,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