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九章 神秘训练

作者:紫霞狼|发布时间:05-25 17:01|字数:3025

快到范家钱庄时,张超嘱咐范红红说:“今晚的事谁也不要说,不然你我都会有危险,没有人会认为是你做的,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放一个兔子风筝在天上,到时候我就会去找你。”

说完以后张超看范红红在哪里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但已经没有时间再多说了,两个人已经来到了范家钱庄门前。

张超把范红红送到门口然后就消失了,但他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一处隐蔽的地方看着范红红安全进了家才离开。

张超没有想到今晚自己会遭遇一场如此风波,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去了自己的住处,他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第二天城里面乱了套,死了人又着了大火,衙门肯定是要捉拿凶手的,但民众却没有什么恐慌的情绪,大家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在背地里替张超他们担心,虽然百姓不知道是谁干的却非常钦佩,因为田府作威作福危害百姓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而官府呢也是左右为难,既有百姓的压力也有田府那边的情面,谁也不好得罪所以一直拿田府没有办法,但今天正好出了这么一件事也正好帮官府解决了这个难题,官府之所以满城风雨的抓人完全是为了走个形式。就这样闹了几天这件事就慢慢的淡了下去,百姓的生活又回到了往日的平静。

张超一看事情差不多已经过去了,悬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但依旧还是有些担心范红红,不知道她恢复的怎么样。

于是张超选了天晚上,决定去范家钱庄看看。

到了晚上张超悄悄地翻上范家钱庄的屋顶观察情况,果然找到了范红红,此时的范红红正在那里和家里的几个丫鬟有说有笑的玩着,丝毫没有异常。

张超也就放心了下来,于是从屋顶翻身下来准备走。

张超刚一落地就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他警觉地做出反应脱了身,然后转身摆好架势准备迎敌,但仔细一看原来是心雨。

张超赶忙说:“你怎么神出鬼没的会在这里出现?”

心雨:“你自己做的好事闹得满城风雨,还能瞒得了我,你不在家就知道你到这里来了。”

张超:“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心雨冷笑到:“不过我要提醒你,做我们这行的若要动了感情,就离死不远了,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张超:“呵呵,干我们这行的不就是在剑刃刀口上过日子的,死也是早晚的事。”

心雨:“别废话了,跟我走,我们要去进行秘密训练了。”说完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

在心雨的带领下,张超跟她来到了一处距城很远的地方。

这地方藏匿于深山之中,而且道路崎岖,若不是有人带领根本无法找到,还要有一身好功夫,如若不然还没到就死在半路上了。

在过了一道峡谷以后,路变得平坦了许多,两个人又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块空旷地带,张超发现这空旷的地方只有几个简易的高脚屋。

张超问:“我们不会就住在这里吧。”

心雨:“是你们不是我们,你们是来训练的,想要早走就早点完成任务。”

张超:“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心雨:“你们几十个人需要按照我们的要求训练、配合最后形成默契。”

张超东张西望:“几十个人,我怎么就看见两个人。”

心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过了好一会儿从四面八方来了几个人,每一个人的身后都或多或少的跟着一两个三四个人,而且为了保密都戴着面具,心雨见到他们以后主动走了过去,张超正要跟过去但被制止了。

张超只好站在原地注视着心雨,刚来的那几伙人也都是领头的走了过去,他们好像都认识,几个人围在哪里说了些话然后就招手叫张超他们过去,然后就带着张超他们去了高脚屋。

安排好张超他们以后心雨等人就出去了。

见心雨离开,张超没事可做就和同屋的几个人聊起了天来。但彼此都很谨慎因此话都很少,所以聊了几句张超就烦了,于是起身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张超看见心雨他们在交谈着什么,本想过去但觉得不好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张超没事可做就去了附近闲逛,由于赶了一天的路,有些乏了,于是他找了一处空地靠着树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张超醒了过来,一睁眼看到心雨就在自己的身边赶忙说:“你等我多久了,怎么不叫醒我?”

心雨:“我们赶了一天的路,看你累了就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

张超开玩笑到:“想不到你还挺体贴人,不像是个冷血杀手啊,要不找个人嫁了吧。”

心雨听后捡起个树枝就打了过去,张超赶忙跳起来闪开了。

心雨也不再计较:“跟我来吧,要开始训练了。”说着两个人就走了。

心雨领着张超去了另一个地方,等到两个人到了以后其他人早已经在哪里了。

心雨和另外的几个领头人交谈了几句以后他们就都走了,那个地方有着很多训练用的器材,每一个器材都有着他们自己的独特用处,器材虽然不同但训练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训练默契和信任,器材的不同则是为了模拟不同的情境。

心雨把所有人分成两组每组一共八个人,然后让他们自己想法通过每一个器材所组成的关卡。

起初每一组的所有人都很难和其他人配合好,有的还想靠自己的本领通过,但都失败了,最后有的干脆不练了愤愤地离开了,残雪没有管他们而是继续监督剩下的人训练,剩下的人开始试着和身边的人合作,虽然过程坎坷但最后还是通过了。

心雨看时间不早了,于是就领着剩下的人回去休息了。

回去的路上张超凑到心雨身边问:“走的那些人你不害怕他们出去告密吗?”

心雨看了一眼张超没有说什么,见问不出答案来张超也就不再问了。

众人吃过晚饭以后,心雨对他们说:“你们早些休息明天还要继续训练。”说完就走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众人训练的越来越好,不知不觉中产生了默契,而且彼此也都从陌生人成为了朋友,虽然彼此不知道对方的来历,但都产生了兄弟之情,心雨看到目的达到了,心中暗想终于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这一天众人正在训练中,心雨和其他几个领头人突然同时出现了。

心雨挥挥手,招呼众人聚在一起。

于是张超等人放下手中的事都聚了过去,其中一个领头的说:“你们训练的差不多了,我们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说着那人拿出了一张图继续说:“你们好好看清楚这张图纸,到时候我们要按照计划行事。”

张超一看,这是张地图,至于是哪里的就不知道了,这时拿地图的人又说:“你们先把这每一条道路烂熟于心,说不定到时候就能救命,其他的不要多问。”

众人看了好半天的图,然后那人把图收了起来说:“下一步我们先去京城候命,住处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这就动身。”说完众人就都跟着那人走了。

在路上张超突然看到了先前走的人的尸体。

众人快到京城时,其中一个领头的说:“这是你们每一个人的住址,我们现在分开行动有事会联系你们的,记住不要被人发现有任何异常,小心自己的行踪。”说完那人一人给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住处的地址,然后众人就都散了。

张超并没有按照纸上写的地址去住而是回了自己的住处。

就这样又过了些日子。

有一天晚上张超正在睡觉,突然被一阵噪声吵醒了。

本能下,张超赶忙穿好衣服上了屋顶,他看见本应是漆黑的街道,此时却被火把灯笼照的灯火通明,安静的夜晚也变得人声鼎沸,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平静。

到了第二天,张超通过打听得知,原来是兵部大臣杨文圣府邸出了事,据说是被奸人所害。

张超突然心想:难道这次行动就是为了解救杨大人,那张图纸难道是天牢的地图。想到这里张超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赶忙回到了住处。

刚回去没多久,张超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听到有人敲门躺着的张超赶忙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了起来,顺手拿起自己的宝剑来到了门口,神秘人问:“谁?”

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回答声:“我。”

张超就赶忙打开了门让心雨进来,关门时还不忘警觉地看了看外面。

心雨见张超如此紧张戏谑道:“看把你吓得,放心吧我来的时候非常小心的,就你这胆子还当什么杀手。”

张超不屑地说:“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你教我的。”

心雨听后笑了起来,张超站在那里心想,这面纱后的心雨笑的样子一定非常好看。

这时心雨看张超在哪里一动不动,问:“你傻站在那里想什么呢?”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剑之殇》,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