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一章 活下去

作者:吃鱼的虾米|发布时间:03-02 16:46|字数:3738

秦国的陇县绝对没有一个好人,只因为一位叫少凡的少年一句话,整个“有福来”酒楼的所有人都将仇视的目光放入到少凡身上,这些人当中,或多或少手上都沾满着几条人命,就比如眼前这刀疤九,刀疤九其实是一个逃犯,在他逃离到陇县之时,不知道有着多少无辜之人死于他的魔爪之下,对刀疤九来说,杀人这都是属于家常便饭。

“好,老子就让你痛痛快快的去见阎王。”刀疤九一手握拳,朝着少凡而去,刀疤九的拳头带起一丝拳风,在酒楼众人的眼里,刀疤九的这一拳可谓是快、狠有力。

刀疤九已经想象着这一拳挥到少凡脸上的那精彩表情,心中却是咒骂道:小子,这就是惹我的下场。

刀疤九这一拳在普通人眼里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威风,但只要是个修者都可以清楚看到刀疤九拳头上的灵力波动,少凡不慌不忙,待到刀疤九的拳头快贴到脸上的时候,身体微斜,锅大的拳头像火一样擦过少凡的脸颊,转眼间,少凡踩着诡异的步伐,连忙与刀疤九拉开了三米的距离。

少凡的脸色有些惨白,虽然说那个动作耍的很帅,但对他的消耗同样也不小,因为某些原因的限制,少凡的修为同样被压在运气三层,这时候,退到一边的少凡大呼道:“二哈,快上,给我咬他,狠狠的咬他。”

刀疤九眼里则是像要喷火似得,刀疤九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失手,还是输给了一个毛头小子,更为气人的是这黄毛小子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放狗咬他,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士可杀不可辱,这时候少凡要是知道这刀疤九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啧啧,估计这刀疤九是走不出这酒楼喽。

“汪~”

趴在一边的二哈,前腿一申,看着自家的主人,一脸衰样,之前我要咬,你偏要拦着我,非要耍帅,这些话二哈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说出来的话又要被活揍一顿。

“汪~嗷~”

这二哈可不是普通的狗,它本体是神兽,不过修为一同随少凡的能力而被压制,但它神兽的体质却保留着,莫要小看二哈那骨感的体格,在这下界,是没有人能够伤得了它的。

二哈的脚底如同被抹了润滑油一样,在刀疤九不注意的情况下,绕到了他的身后,二哈后腿用力一蹬,估摸越起三丈之高,这刀疤九反应不慢,就在二哈扑向他的瞬间,刀疤九猛然转过身,然而这恰巧与扑向他的二哈照了个正面。

迎面而来的二哈直接将刀疤九扑倒在地,虽然缺少修为的二哈不能够一招将刀疤九毙命,但二哈本身所产生的力道却也不是区区一个运气三层的刀疤九能够抵抗。

二哈的双目怒视刀疤九,抬起前爪,使劲用力一拍,这坚硬的爪子拍到刀疤九的胸膛上,那叫一个酸爽。刀疤九的胸膛就像是气球泄了气一样,一块胸骨凹陷进去。

“不,不,大人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刀疤九被二哈一爪拍的嗷嗷叫疼,更是向一旁的少凡求饶,这刀疤九今日出门没看黄历,踢到了铁板,这都后悔死了。

少凡举起酒桌上的酒杯,轻轻尝了一口,看着趴在地上的刀疤九,一股冷淡的杀意随之弥漫而出,整个客栈也在这一股淡泊的杀意中安静了下来,没人知道眼前看似大大咧咧行事却如此诡谲的少年究竟要干什么?

“哐当!”酒杯如同脱缰野马,顺势从少凡手中滑落,清脆的破碎声,而一旁的刀疤九更是被吓得直哆嗦,身下更是一股湿意,他虽然杀人无数;但都是普通布衣,他虽然是修者,但却是最低等的;他之所以逃亡至陇县,只想在这动荡年代某一份生计,他无法猜测眼前的少年会干什么,但从少年身上的气息来判断,他知道要么死要么还是死。

这天地间,强者决定弱者的生存,道理只在拳拳碰撞中产生。

有来福客栈之中虽然都是一些手刃无辜之人的亡徒,但他们都只是普通人,他们现在就只是看刀疤九的笑话而已。

“煌,走,这里不宜久留。”(煌是二哈的本名,)少凡的心中此刻惶惶不安,因为他要快速离开这里,他不想连累无辜,哪怕这些人手里或多或少沾染着无辜人的鲜血,但这些人总会有一天遭受到应该有的报应,少凡不想杀刀疤九,那股杀意更不是因为刀疤九所产生的,而是有东西找来了。

看着陌生少年的离开,有来福客栈里的所有人又开始吃喝,被吓得尿裤子的刀疤九更是跑的贼快,一溜烟就不见人了。

“煌,那东西越来越近了,快,快点离开这里。”

如果说之前跑出来是少凡带着煌,而现在更不说是少凡骑着煌,要知道煌在上界哪怕是众多真神都会怕的存在,而如今却被一位少年骑在身下,可以说这少年太不平凡了。

大约一刻钟后,已经离开陇县的范围,在一处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少凡令煌停下,这一刻少凡的神情恍惚,但他的眼神却又是极为坚定,煌伫立他的脚下,默默守护这自己的小主人。

介时,风起云涌,飞沙走石,原本安静的平原,却在这一刻出现了各种飞禽走兽,它们被吓的到处乱窜。

天空上的白云先是泛起一丝涟漪,若不用心绝对以为是普通的风带起。紧接着天空中的白云像是炸了一样,疯狂的涌动形成了一枚巨型漩涡,巨大的引力瞬间撕裂平原,挤压山川,在这漩涡之下,少凡和煌不动如山,任凭这漩涡撕扯。

“轰~”剧烈的爆炸声,震的天旋地转,那漩涡爆炸过后,看似万里无云,但少凡知道,真正的东西来了。

在漩涡爆炸的中心,有着一枚黑色似勾玉的物体高高悬挂,这黑玉之中有着一圈白色,看它的外表就像是太极的阴鱼,这东西看起来似有生命力,似乎更为古朴。

“极阴大天道!”一旁的煌看见漩涡爆炸后的东西,眉头都皱成了一字眉。

这天地初生,演化出两条大天道,分别是极阴大天道,极阳大天道。两条大天道相生相克,一司秩序,一司混乱掌控这天地。

从这两条大天道的身上又演化出四十九天本源大道,本源大道掌控着天地最纯粹的本源之力,驱服万物。

亟雷大道正是从极阴大天道身上分出的四十九大道之一,在四十九大道中实属上上之道,它掌控天地之间的雷霆,除恶人以雷罚之。

而真亟湮魂雷乃是从亟雷大道身上上割下的一条血脉,可以说这真亟湮魂雷代表着亟雷大道亲自降下雷罚一样,但这是血脉,大道和人一样,将力量存储在血脉之中,这一条血脉所蕴含的力量,足以将这天地毁于一旦,不然也不会叫做真亟湮魂雷。

赤红色的雷霆睥睨着少凡,它似有生命一般,很有规律的在雷云之中滚动着那硕大的身躯。

“真亟湮魂雷一出,直灭修者灵魂。”

少凡口中喃喃细语,他记得父皇曾说,灵魂一旦遭受重创,神来了也保不住他,看着天空上的雷霆,少凡也只有苦笑一声,在面对这种强大之前,没有真正的实力去承受,等待的只有死亡,不要祈祷神的庇护,因为神也会在这一切下灭亡。

“轰~”

赤红的雷云终于按捺不住,像是从洪荒之中逃出的野兽,直扑少凡,这一刻少凡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死亡,他没有绝望,因为少凡知道绝望只会让他恐惧,那样就真的达成了极阴大天道的目的。

也许在面对死亡之时,所有人都会害怕,但是少凡没有,他看着那雷霆穿过他的身体,没有伤口,没有疼痛,更没有鲜血,这是一种灵魂上的打击,直接湮灭灵魂,灵魂是一个人最根本的存在,灵魂的湮灭,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

在死亡的那一瞬间,少凡只感觉眼前一道金色光芒闪过,随后便倒下了。 “这里是?”少凡醒来后发现他处在一片虚无空间,这里可以看到人事沧桑,这里可以看到大千世界,这里更是可以看到前世今生,转眼这里又变成了一副浩瀚的星空大海,演绎着宇宙轮回。

少凡试图用手抚摸自己后脑勺,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手无论如何也触碰不到,他将双手从后脑勺挪回眼前。

“我已经死了吗,难道这里就是黄泉国?”

没有人回答他,也不会有人去回答,只有少凡一个人自言自语。索然无味,少凡一屁股坐在梦幻星辰之间,他死了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会消失,父皇,母后……在他的眼前一一出现,但这些都只是幻影。一瞬间幻影全都破灭,变成了一滴滴小水珠,融入这星辰海中。

“不,我不能死,我绝对不可以死。”

少凡默默站起来,他竟然是修士,就是行逆天之命,天要他死,他便逆天,只有活着才能拥有。

“呼……”

忽然这陌生的世界里响起来一阵鼻息,这鼻息极为规律,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世界中出现了一句很是古老的话语:“是那个娃娃不懂礼貌,打扰了老夫休息。”

随后在星辰海上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时隐时现,少凡呆呆的看着白影,从之前声音判断,这应该是某位超越天地的强者留下的空间,而少凡他不知道自己如何闯了进来,短短几秒,少凡的思绪在极速飞奔。

白色身影终于凝实后,少凡才感猛然觉得,像是有人在盯着他看,就像是在看美女没穿衣服的那种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老夫这一缕残魂都不知已经残留多少年头了……”那白影看到少凡,之间突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道。

“少年人,你的路是用血浇筑成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怎么可以轻易死去?”

少凡听不懂白影在说什么,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是那白影动了,只见白影的手轻轻一点,从这星辰海中便飞出了一团白色的东西,这团白色东西在看到少凡后,就像找到了主人一样,欢快的融进少凡的脑海中。少凡只觉得自己的脑中像是多了一团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等他反应过来,白影和这神秘的世界都已经不在,而少凡的脑袋,像是要爆炸了一样,剧烈的疼痛,最后倒地的瞬间,少凡发现自己的手机多了一把剑,这把剑古朴、厚重,长有五尺,看似锋利却缺少一角剑尖,握在手中少凡的全身都透着一股凉意。

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不见了煌,不见了极阴大天道,只有少凡一个人躺在这莫名空旷的平原之上,破碎的平原被雨水无情的冲刷,那黄澄澄的泥水流过少凡的身躯,将他身上染成了一个泥人,冰冷的雨水侵透着少凡全身。

少凡的气息极为微弱,他靠着仅存的力量从泥泞的地上爬起来,手中还死死的抓着那把剑,靠着身体的本能,向着远方前行。

作者说:

==老司机带带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