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三十章 暴力拆迁!

作者:lie子|发布时间:01-23 07:01|字数:3323

“妈的,约翰!你他妈在附近吗?赶紧过来帮我,我他妈快挂掉了!”黄粱用尽全身最后的一丝力量,大声的呼救着。

黄粱和伦纳德单挑造成的打斗声,把附近居住的兽人都吸引了出来。一个个大绿皮慢慢向着倒在地上的黄粱走进,眼神中闪烁着不加掩饰的凶狠。

妈的,老子要死在这群捡便宜的垃圾手里了!黄粱可以接受自己在战斗中被宰了的结果,但是被别人捡漏这种憋屈的死法,黄粱真的太不甘心了!

“你们都什么意思,要帮忙把俺兄弟抬到诊所吗?”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传到了黄粱的耳中

“妈的,你总算是出来了,离你家才几步远啊?你现在才到?”黄粱看着斑秃的出现,有种见了亲人的感觉。好吧,这秃头好像还真是黄粱的亲人,都是同一片蘑菇地里长出来的……

“不好意思啊,焊接的噪音太大。要不是约翰拉俺出来救你,俺现在还在改枪那...”斑秃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兄弟差点挂在自己家门口。

“你们几个,出来看热闹也别闲着,帮俺把俺兄弟抬到诊所去。”斑秃霸气十足的使唤起四周看热闹的绿皮们。

“你丫算老几啊?”

“欠抽是吧?”

“找骂啊,使唤谁那?”

几个脾气爆的大绿皮撸胳膊网袖子的就要跟斑秃动手。

“俺说的话没听懂?”斑秃直接扣动了手中加特林机枪的扳机,一连串的火舌狰狞着把一名喊的最凶的绿皮绞成了肉馅。剩余的绿皮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斑秃手中的重型机关枪。

“还愣着?搬人!”在斑秃又射烂了几个想过来抢加特林的二货后,剩下的绿皮明显听话了许多。几个绿皮七手八脚的抬起了黄粱,把重伤员送到了诊所里。

黄粱没有欣赏完斑秃的show,就因为失血过多昏了过去。等黄粱再次把眼睛睁开,已经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炕上。所在的房间不是黄粱的小木屋,但看到炕边坐在椅子上的斑秃,黄粱知道自己应该是在斑秃的豪宅里。

“你醒了?身体还不错啊,流了几升血,睡这么一会儿就醒了。”斑秃和黄粱开着玩笑。黄粱看得出来,斑秃在极力掩饰着对自己的关切之情,这让黄粱心里一暖。至少我还处了个好兄弟,黄粱在心里想着。

“我擦,我的烈凤呢?你给我带回来没有?”黄粱突然想到自己昏迷了,他的宝贝烈凤可不能就这么丢了吧?!

“看你那穷酸样!俺给你捡回来了,丢了大不了俺再重新造一把给你……”斑秃有些无语的看着黄粱。这小子受这么重的伤,醒来后第一件想的事,竟然是关心武器丢没丢……

“那可不一样,我和烈凤那是有革命感情的!我这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具有崇高理想的人,你是无法理解滴。”即使身受重伤,也不会影响到黄粱那张破嘴。

“伙计,俺说不过你。不过下次你自己注点意,要是再被人砍成这损样,俺可不一定还能那么及时赶到。”斑秃叮嘱了黄粱几句。看着黄粱又陷入了昏睡,斑秃也就走出了黄粱的房间。

“一个兽人老戥就把莱昂纳多打成这副惨样,俺得加紧提升实力了。”斑秃走向了自己的工作间。对斑秃来说,这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再次清醒过来的黄粱给屎莱克发了个通讯,告诉它自己最近要在斑秃家住一段时间。接下里的几天里,黄粱一直安心在斑秃的房子里养伤。

即使是在迪卡普里奥的家里,黄粱也很难见到斑秃一面。黄粱也明白自己的老伙计应该是一直扎根在工作间里,研究怎么提升实力。索性,黄粱过起了属于斑秃的奢侈生活,把斑秃的四个瘪咕使唤的团团转,享受着斑秃的小资生活。

“约翰,我要的烤肉那?快点端过来。杰克,过来给我揉揉肩。那个谁,你叫啥来着,哦,对了对了,罗恩,草坪过会你再修,把我的脚趾甲修理一下……”黄粱躺在斑秃家豪宅的客厅里躺椅上,颐指气使的使唤着斑秃的瘪咕跟班。

杰克已经好几天没有时间去完成生产弹药和清理枪械的本职工作了,如果让斑秃,啊呸,迪卡普里奥老大知道自己没有完成任务,他会生吞活剥了自己。其他几个瘪咕也和杰克一样,从早到晚都一直在被黄粱使唤着做这做那,如同皇帝身边的小太监,简直一刻不得安宁。如果不是这四个瘪咕联手也打不过受伤的黄粱,杰克约翰它们真的好想指着黄粱的鼻子、臭骂他一顿,再把黄粱撵出去……

“我擦,爷让你揉揉肩,你抓我头做什么?”黄粱感觉自己帅气的脑袋被一只大手抓住了。瘪咕的手没有这么大的...黄粱突然想到。黄粱转动着突然变得僵硬的脖子,用一副极其灿烂的笑容转头望向自己身后的迪卡普里奥。

“我都想死你了!”

“Pia”,斑秃面无表情的照着黄粱的额头,就是一击大力金刚掌。黄粱被斑秃直接从躺椅上扇到了地上,开始捂着自己的额头满地打滚。

“玩的很开心啊,莱昂纳多,伤是不是没事了?”斑秃一脸好笑的看着黄粱在地上的表演,坐在躺椅上伸了个懒腰。斑秃连续工作了几个日夜,身体已经很疲乏了。

“你丫下手太黑了!”黄粱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拉过来一把椅子,坐了上去。

“你明显好差不多了,俺这点力气还能伤到你啊。”斑秃喝了口水,随意的说到。

“能不能,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黄粱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自己好歹也是个重伤员。

“你这次肯出工作间,应该是有成果了吧。”黄粱最关心的还是斑秃实力的提升。

“恩,俺现在可是很强的存在。”斑秃一脸臭屁的说着,只不过斑秃脸上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却破坏了的严肃,让黄粱和身旁站着的几个瘪咕直想笑。

“大哥,您老先去休息一下吧。你这一脸肾虚的样子,不适合装。”黄粱强忍着憋住了笑意。

“恩,俺确实感觉有点累,睡觉去了。”斑秃说罢,就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上楼睡觉去了。

等着斑秃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并听到一声房门锁上的声音后。黄粱和大厅里的几个瘪咕才开始放声大笑。

“我擦,你们看到了吗,你们老大的黑眼圈,都快遮上半边脸了,哈哈哈哈哈……”黄粱带头嘲笑斑秃。

“看到了,看到了,哈哈哈哈哈。”

“去你家蘑菇的!都不想活了吗?”斑秃的怒吼从二楼传来,黄粱和瘪咕们强憋住笑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各自的房间睡觉了……

黄粱第二天一早就醒了过来,在穿好衣服洗漱完后,黄粱美美的享受了一顿丰富的早餐。填饱了肚子后,黄粱休息了一会儿。之后黄粱拿起烈凤,去斑秃后院的靶场练习了一上午的射击,黄粱美其名曰:培养和烈凤的羁绊。其实就是黄粱闲的蛋疼,去浪费浪费免费的子弹……

黄粱中午已经开始吃饭的时候,斑秃才从楼下走下来。大绿皮穿着做工精致的白色睡衣直接坐在了餐桌上,拿起烤肉就往嘴里塞,都不见怎么咀嚼,直接就咽下去了。

“怎么跟饿死鬼投胎似的?注意风度。”黄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损斑秃的机会。

“你还好意思说,你在俺家可劲使唤着俺的瘪咕,昨天一整天都没瘪咕给俺送饭,你知道吗?”斑秃真的想一巴掌呼死桌对面这个臭不要脸的死绿皮。

“啊?啊……哈哈哈,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黄粱老脸一红,埋头专心和盘子里的烤肉单挑。

两个大绿皮祭好了五脏庙,坐在椅子上休息。

“迪卡普里奥,你这些天都研究什么那?”黄粱问出了心中最关心的问题。

“来,俺穿戴好给你看看,顺便去做一下饭后运动。”斑秃起身向着工作间走去,黄粱跟在他的身后。

到了工作间后,斑秃穿戴上这些天改造的武器,黄粱在看了神秘武器的真面目后目瞪口呆了好几秒。

臂挂式加特林机枪,斑秃造的武器。斑秃在两挺六管加特林机枪的枪身上焊接了一块长方体铁板,铁板上有一根竖直方向的具有3个按钮的铁杆。斑秃把控制机枪的线路都放在了长方体铁板中,连接到铁杆上的按钮。斑秃手握铁杆,按下白色按钮后,两个铁箍从机枪上的正方体铁板中伸出,固定住斑秃的手臂,使整个加特林机枪挂在了斑秃的胳膊上。另一只手臂同样的方式,斑秃把两挺加特林机枪牢牢地和自己的手臂绑在一起。两挺机枪合用一个大供弹箱,被斑秃背在了自己的背上,供弹链由一层合金管路覆盖,防止意外。由于这辆挺加特林的口径被斑秃设计的较小,所以斑秃背着的弹药箱内的子弹数是一个很夸张的数量。

“大哥,你这是移动机炮台啊……”黄粱被斑秃的疯狂惊呆了,竟然还可以这么玩?!

“这才叫“盖”,伙计。”斑秃现在的外形看起来霸气十足。

“俺去找老戥单挑,你在大门口看着就好了,不用跟着。”斑秃转身直接走出了家门。

斑秃想怎么单挑啊?黄粱有些不解,来到大门口,看着斑秃接下来的行动。

黄粱看到斑秃走到一间房子的附近,略微停留了一下,摇了摇头,就转向了另一所房屋。这次斑秃停留了一下之后没有再走开,两个大拇指直接按住了铁杆顶部的红色按钮,两挺加特林开始旋转并喷涌出无数的子弹,短短几秒钟后,眼前的房屋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我去……斑秃你也太损了……”黄粱一脸懵B的看着正暴力拆迁的斑秃同学……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兽人永不为奴》,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