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二十章 :道歉

作者:君颜|发布时间:02-12 09:21|字数:1521

翠玉怔楞,脱口而出道:“主子母亲早亡,怎会有嫡姐?”

余彩捏紧双拳,故作凄惨道。

“大皇子妃不认我也罢了,连身边的婢女都不待见我。”

翠玉嘴角微抽,但按照余颜临走的吩咐,对她道:“主子只是去透透气,您若是寻她,便到里面等候吧。”

余彩眼前一亮,不疑有诈,拉开帘子便进去了。

从外头看,两人的帐、篷并无区别,但细节部分却彰显了二人身份的不同。余彩只是个侍妾,再得宠,都不会有眼前这般华丽的排场。

纵使大皇子再不受皇上喜爱,终究还是皇室中人,该有的排场丝毫不少。

余彩笑得脸都扭曲了,手抚上红楠木桌,缓缓坐下,冲翠玉道:“我渴了,去给我倒杯茶来。”

宛若主人的姿态,余彩恍惚中并未察觉到翠玉脸上的鄙夷。

“是。”翠玉姿态高傲地出去,却并未给余彩倒茶,而是站在门口纹丝不动。

皇子府的人,岂是一个小侍妾能唤得动的?

余彩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发簪,心有不忍,却依旧将其塞在余颜枕头之下。一滴清泪缓缓滑过脸庞,她喃喃道:“三皇子……如今你休怪彩儿无情了。”

语毕,她的眼中闪过狠毒,面上阴冷的笑逐渐扩大。

外头忽然传来欢声笑语,隐约听见余颜的声音,她迅速抹去脸上的泪珠,脸色瞬间转变,由阴转晴,笑容可掬地望着门口方向。

只是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她的腿都站得僵硬了,余颜仍旧不进来。她面上的笑不免有些挂不住,便皱眉拉开帘子,冲着外头道:“可是三妹回来了?”

翠玉瞥了她一眼:“是回来了,但大皇子寻主子有事,主子便去了。”

“你未和她说我在里边?”余彩颦眉,“否则三妹怎会这般冷落我。”

翠玉不言。

余彩望着她,见她目光已落到别处,愤怒忽然腾起,她深呼吸几口,勉强笑道:“既是有事,那我再等等罢!”

只是这一等,却等到了日落西山,余彩已然饥肠辘辘,但她仍旧坚持,吩咐翠玉拿点吃的来,翠玉却道:“主子命奴婢守着帐、篷,奴婢不敢随意离开。”

余彩捏粉拳,快抑制不住内心的滔天怒意。

“皇子府这般寒酸吗?竟只有你一个奴婢!?”

翠玉斜瞥她一眼,冷笑道:“自然是陪主子出去了,哪像你,身边一个奴婢都没有。”

余彩怒喝:“放肆!我乃大皇子妃嫡姐,你敢与我这般说话,脑袋还要吗?”

翠玉望望天色,自言自语地说:“天色将晚,主子该回来了。”

余彩的怒火瞬间熄灭,她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便咬牙忍耐。她狠狠剜了翠玉一眼,嘴上骂骂咧咧,但步伐却往里头去。

翠玉面带嘲讽,随即往一颗直冲云霄的大树望去,余颜自树后现出身形,身后跟着杏儿与灵柚,缓缓而来。

“主子。”翠玉面带尊敬道,“右相府的余侍妾来了。”

“嗯。”余颜懒懒道,“你们都在外头候着。”

余颜拉开帘子进去,余彩面上表情瞬间变得惊喜,往前几步,又忽然怯懦,站在几步远的地方小声道:“三妹……”

“余侍妾,来找我可有要事?”余颜冷漠打断。

余彩咬唇,双眸含泪、楚楚可怜地看着她,只可惜余颜不吃这套。

“以前的事,是我做错了,还望大皇子妃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以往的笨拙行为。”她说着说着,声音不自觉带上一丝哭腔,着实让人望而心软。

余颜顿了顿,步伐不停走向榻边。

“往日的事已过去了,不必再提,若没有旁的事,便不留了。”

余彩慌忙擦掉面上的泪珠,干笑道:“是,事情都过去了,那我不打扰大皇子妃了,你好好休息。”说罢,又是三步一回头地走了。

余颜坐在边上,心中冷笑,唤了杏儿柚儿进来,将房间细细地搜寻。

“主子,这儿有一支簪子!”柚儿将枕头下的簪子递给余颜,低眉顺眼道,“旁的就没寻到了。”

余颜目光扫过整个帐、篷,冷声道:“将这帐、篷里的东西能换则换,不能换的统统清扫一遍。”

“是!”柚儿精神抖擞地去干活了,杏儿则颇为忧愁地在余颜身边站着,小声道,“小姐,大小姐方才是……”

“是寻我道歉的,却不过是黄鼠狼给“又鸟”拜年没安好心。”余颜冷笑,“这簪子在余府时你可见过?”

杏儿仔细地瞧着,凝眉思索。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盛世医妃》,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